在下降企业本钱的问题上

2017-03-17 18:51

  高度器重实体经济,中心的态度是明确的。中国事靠实体经济起家的,也要靠实体经济走向将来,无论经济发展到什么时候,实体经济都是中国经济发展、在国际经济竞争中博得自动的基础。刚落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专门提出“着力振兴实体经济”,把振兴实体经济作为供应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义务,并且就降成本、补短板提出了十分详细的改革计划,明白请求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殊是轨制性交易成本,减少审批环节,降低各类中介评估用度,降低企业用能成本,下降物流成本等。可以说,在降低企业成本的问题上,中央不仅意识到了重大性,立场也很务虚,在这个过程中,与其唱空唱衰,不如给予改革更多时光窗口。

  也要看到,曹德旺的访谈带有较强的个人感触,但确切从企业家的角度,涉及了当前中国经济的一些深层抵触和问题。劳工本钱升高,税收累赘过重,落伍产能多余,金融跟房地产挤压实体经济……这些问题,都是制约中国经济转型进级的瓶颈,也是改造的刀刃所向,须要政府和社会深入思考,求实解决。

  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背景下,这还触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问题:如何意识中国经济发展远景?应当说,中国经济阅历了长期繁华,发明了发展奇观,进入深度调整阶段必定带来阵痛。这样的构造性矛盾,一些大国在发展进程中都碰到过。一旦历经阵痛调剂好了,就能为经济久远发展打下坚实基本。正如曹德旺所言,“信心要把问题讲明白才行”。建立信心不是要疏忽问题,而是要解决问题;加强信心也不是靠唱高调,而是在于推动改革的务履行动。能够说,中国政府解决问题、推进改革的信心,恰是坚持对中国经济信念的保障。